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同学娶了我妈妈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图片中附带其他网址请勿在浏览器打开以免中毒!

 在我的印象中,父亲就几乎不曾存在过,上初中的时候,他就和妈妈离婚了,多年来对着时间的推移,再加上妈妈刻意淡化一切关于爸爸的东西,我有时候甚至无法记得爸爸的样子了。只记得临走那天,爸爸拍着我的肩膀眼睛通红的和我说,「小远,爸爸也不想离开你,但是你妈妈这个女人实在太自私了。爸爸实在忍受不了了,对不起了,小远。」说完就开着他那辆普桑走了--那是他从这个家庭带走的唯一资産,妈妈显然是这场离婚大战的胜利者。

从那之后,我和母亲生活在一起,其实单亲生活并不是很多人想象的那种充满温馨,平淡的很。至少我就是这样的,妈妈在离家很远的一座学校附近开了一家小型超市,每天都要很晚回家,母子之间的交流非常少。我也就是这样,从初中读到了大学。

一切开始于大三那年,就在我在期待暑假到来的时候,妈妈突然给我打了个电话,高兴的说郊区的老房子要拆迁,赔了70多万,她经营的小超市旁边的学校因迁移了,生意不行,她也不打算继续干下去了。我一听也兴奋的不得了,接着妈妈开始吞吞吐吐的,好像要说什麽。最后,好像下定决心的样子,告诉我,她准备要结婚了。

说实话,一听到这个消息,我心理一阵强烈的失落,但是虚僞的我依然假装用高兴的语气的恭喜了妈妈。虽然妈妈很久之前就已经暗示我,她有了男朋友,那时候我就很违心的告诉她,儿子支持她谈男朋友,但是当知道妈妈要结婚的时候,我心理的失落依然超过了自己的想象,大概这是恋母情结的原因吧。

在这样的情绪中,我依稀可以听到电话那边也一阵兴奋,「飞,他恭喜我们呢。」「飞,你也和他说几句话吧。」「算了,等他回来家再说吧。」听着那边的对话,妈妈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从来不曾这麽高兴过,突然间我觉得自己很孤独,很悲凉。

接下来的几场考试我也浑浑噩噩的考完了,回家之前,当妈妈告诉我她和新男友在家里等我后,我甚至连暑假回家6 个小时的路程我都觉得不那麽长,我在车上不停考虑,自己该如何面对妈妈的新男友。最终,我决定微笑的面对妈妈的新男友,我甚至打算亲口恭喜那个准备要和妈妈结婚的男人,虽然我内心充满了失落和妒忌,大学三年教会我的最重要素质--虚僞,恩,我要在那个男人面前体现出一个接受高等教育人才的高素质,要假装出用包容的眼光看待这一切。这在我们这样一座小县城,使我有一种优越感。

然而,所有的一切设想在我敲开家里大门时候,被无情的击碎了。

给我开门的高大男人,让我感觉那麽熟悉,「彭飞!」我禁不住的脱口而出。

脑子刹那间回忆起了一段往事,彭飞是我小学和初中同学,有一次在学校玩乒乓球的时候,抢球台发生了沖突,身材矮小而又懦弱的我当时不是他的对手,彭飞抽了我两耳光并扬言以后见我一次揍一次,虽然打不怎麽重,但让我强烈愤恨他。

但是彭飞在学校的时候就经常和社会上的小流氓混在一起,被叫做飞哥,胆小的我又不敢报复,我甚至因爲这件事情放弃爱乒乓球这一爱好。整个中学阶段,我都把对彭飞的害怕和恨深深的埋在了心里,到了考上大学,我就把这种恨渐渐的看淡了,「老子是大学生,你彭飞算个毛啊,不就是小时候拽拽麽,将来就是社会上的垃圾罢了,最底层的劳动者。老子沒必要和你一般见识!」然而随着得知妈妈的新男友是彭飞后,那种埋藏很久的屈辱感觉突然间强烈的迸发出来,情绪上的剧烈的沖击让我的手都不由自主的发抖,彭飞似乎早就意料到了这一切,一副自来熟的表情,「哎呀,高材生回家了呢,快进来歇歇吧。

饿了吧,你妈妈在做饭呢。」妈妈大概听到彭飞的话,赶紧过来,笑着看着我说:「这是彭飞……」我不等她说完,就冰冷打断的她的话,「认识!」说着,就把妈妈和彭飞凉在一边,拖着自己的行李,向自己房间里屋走去。把房门一关,眼睛一闭,禁不住留下眼泪来。

「飞,对不起,小远以前不是这样子的。」「舒兰,沒事,他刚回来也难以接受,你也別太难过……」虽然关上了门,他们的声音很小,但由于是老式房子,我依然可以听到他们之间亲亲我我的对话,接着似乎是一阵亲热的声音。

我更死恨彭飞!不能在愤恨的人面前留下懦弱的形象,我赶紧去镜子前擦干自己的眼泪,努力把哭过的痕迹消除,突然外面彭飞的声音响起:「小远,我有点事要先走了,不能陪你们吃饭了,明天我在富丽华请客!我们一家人好好聚聚!」一家人,他居然有脸说一家人,彭飞,我操你妈!我恨恨的想着,突然我意识到,彭飞的妈妈我见都不沒见过,还操他妈,而彭飞有可能,不,是一定已经操过我妈妈了。顿时,那种被羞辱的感觉强烈的涌上心头,这种悲哀渐渐的转化对妈妈的恨:都怪妈妈,要不是她和彭飞在一起,怎麽会这样!

随着,砰的一声关门声,我知道彭飞已经走了,我再也按耐不住勐的开门沖到了妈妈的面前,然而还不等我开始发飙,妈妈却厉声的开口了:「小远,你怎麽可以这样,你知道你刚才那样,彭飞多麽伤心吗他嘴上虽然沒说,但你知道他内心有多难受吗!小远,你太让妈妈失望了!」妈妈居然指责我起来,我气的浑身乱颤,几年上大学养成的文质彬彬的形象再也保持不住了,沖着妈妈吼了起来:「我操他妈了个逼的,妈妈你知道吗彭飞是我初中同学啊!你找谁不行,干吗找彭飞啊!我操!」「我日,彭飞是什麽吊人,你知道吗!垃圾!小痞子!小流氓!小混混!

上学的时候就他妈是陀麻痹的狗屎!」「狗日的彭飞……」「住口!」妈妈打断了我的话,「你说的我都知道,我知道彭飞是你同学!」「你有病啊你知道他是我同学,你还和他在一起,彭飞一定是有目的接近你的,他这样的人渣能真正的喜欢你恩,我知道了,一定是爲了钱,想骗我们家的拆迁款吧!」我感觉自己看穿了彭飞的狼子野心,狠狠的瞪着妈妈,希望妈妈能盡快觉悟!

「和彭飞在一起的时候,他也不知道你和他是同学,他也是后来到咱们家里看到照片才知道的,彭飞知道你和他是同学后,他很伤心,你知道吗,他当时提出和我分手,怕伤害了你。是在我的坚持下,我们两人才走到一起的。」妈妈一边说着,一边开始伤心的微微哭了起来了。

「我呸!妈,亏你也在社会上混了这麽久了。连这种欲擒故纵的伎俩都看不出来彭飞这种垃圾狗屎人渣,玩弄女人的高手,这垃圾名声早就臭了,现在年轻的女孩子都骗不到,所以才轮到你这种寂寞空虚的老女人的……」暴怒的我也顾不得什麽了,什麽话都禁忌的话也都毫无顾忌脱口而出。

「够了!你说我可以,但你不能这麽说彭飞!」妈妈沖我大声的说道。

听说过色令智昏的小伙子,却从来沒听说过色令智昏老女人。见到妈妈这麽维护彭飞,我被气的说不出话来。

「彭飞的以前的事我都知道,他都向我坦白了,但是人家现在浪子回头了,你知道吗,彭飞早不是以前的那个小痞子了!可人家现在有自己的事业,自己开了个建筑公司,去年一年就挣了100 多万,你呢你能做什麽除了向我要钱,你还会什麽!」「你说彭飞贪图我什麽,玩弄妈妈的感情,可你知道吗,我和彭飞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彭飞的压力比大多了!爲了我,彭飞已经和家里断绝关系了……呜呜」说到这里妈妈已经哽咽,开始痛哭了起来。

「可是毕竟彭飞是我同学啊,你叫我以后出去怎麽见人」看到妈妈伤心欲绝的样子,我的气势顿时弱了许多。

「之前我和你说过,谈男朋友时,你还说支持我呢,敢情都是假的!现在你什麽态度!呸!你还大学生呢,怎麽还和山里的老农民一般保守!」「前段时间,我看电视还报道诺贝尔奖获得者杨振甯还娶了自己的学生呢

人家杨振甯大科学家,你学识还能高过杨振甯不成!

和老女人就是难讲理,我被妈妈堵的说不出话来,妈妈却自以爲得了理,一直絮絮叨叨,「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亏老娘辛辛苦苦20年把你拉扯大。你知道彭飞一直很关心你吗他经常问你在学校那边的生活怎麽样,还要给你汇生活费,我都沒答应。」说着,妈妈好像想起什麽似的,转身到房间里,拿出一个盒子说,「看,彭飞说你沒手机用,就给你买了个手机。」我当时正在气头上,接过妈妈递过来的盒子,看都不看,拿起来就向沙发上狠狠一摔,狗日的彭飞,买个手机就想来贿赂我,当老子是三岁小孩啊,「彭飞的东西!老子一概不要,叫他拿了磙!」气愤的我居然在妈妈面前自称起老子来了。

妈妈赶紧捡起装着手机的盒子,仔细的看了看,「兔崽子,你不要就罢了,彭飞花了6000多给你买手机,你张手就摔,你不要也不能这样!还好摔在沙发上,不然坏了的话,看我怎麽……」说着就拿起手机向她房间走去。

6000多我吃了一惊,再定睛一看盒子,是多普达,那时正是智能手机刚出来时,多普达在手机中可属于顶级高档的。操,在大学混了三年,別人手机都换了一个又一个,由于妈妈的抠门,老子连个手机都沒混上,再加上自己长的又瘦又小,又他妈沒钱,哪个女生会和这样的男人谈恋爱,三年大学连个女人手都沒摸过。

如果我拿着这个多普达的话,那可是班里最高档的手机,这样的话,我的形象岂不是提高几个档次啊。想着想着,我仿佛看到自己威武的手持多普达,在那里微笑着风度翩翩的打电话,旁边同学都投来羡慕的目光,更有几个女生向我挤眉弄眼……想着想着,多普达的诱惑对我越来越大,可那是彭飞的东西啊,我内心也激烈的斗争着,终于我无法抵住诱惑,「慢着,手机老子要了,哈哈,是彭飞买的吗彭飞买的东西老子就要用,哼哼,我要使劲花彭飞的钱,把彭飞花穷,哈哈……」随着我话音,我几步就走到妈妈面前,根本不容她反应就从她的手上夺走手机。

彭飞不他妈的不是有钱吗老子把你的钱花光,到时候再一脚把把你踢出家门,哈哈!我努力这样意淫着来爲自己的贪婪开脱。

如此一来,似乎心情也舒畅了起来。坐在饭桌前随便扒了几口饭,赶紧回房间研究起手机起来。

多普达功能可真多,光看繁杂的说明书我都无法搞懂,我赶紧把自己从学校拖了几百公里带回家的破电脑装起来,上网想查查多普达的功能。看到这台破电脑,我一肚子气,现在同学都用笔记本了,可我这台功能超破的台式机还是好不容易拿学习当借口才从妈妈那里求来的。

接上网络,我习惯性的打开我的秘密QQ,一打开,就看到一个名叫「乱母」的给我发来信息,「好久不见,搞到你妈妈了吗」这个QQ是我专门申请聊性的,上面女人沒几个,加的都是变态乱伦男人,在学校那种环境下,又沒法语音视频的,哪个女人会和这样的人聊性。结果加来加去只加到几个变态男,估计和我一样恶心,一边互相聊自己的妈妈,一边手淫射精的可怜虫。

「別说了,妈的,我妈妈要结婚了,给別的男人搞了。」我回着他的消息,脑子里不由自主想象妈妈和彭飞在一起的场景:看妈妈对彭飞那麽依恋,他们一定搞过了!啊,妈妈的那对大奶子一定被彭飞经常揉来揉去吧妈妈会给彭飞舔鸡巴吗彭飞鸡巴那麽大,隐隐记得初中时一起到厕所撒尿时,偷偷瞄过彭飞的鸡巴,真是又粗又大,让我自惭形秽啊。我当时还幻想着将来的自己的鸡巴超过彭飞,可他妈的到了现在还是和我体型一样--又瘦又小,连当时的彭飞鸡巴大都沒有,过了这麽多年,彭飞的鸡巴肯定更大了吧妈妈肯定会被彭飞的鸡巴插要死要活的吧他们会用什麽姿势插彭飞那麽暴力,会不会对妈妈进行性虐待啊……想着想着居然发现自己的鸡巴硬的厉害,太恶心了,想着自己的妈妈被別的男人干,居然会硬,连我都鄙视我自己。我努力不去想这些,可是一切却无论如何总是挥之不去,妈妈和彭飞在我脑袋里光着身子变换着各种姿势扭来扭来,最后,我终于不再抗拒,握着自己的鸡巴,想象妈妈和彭飞的样子,射了出来……射完之后一阵空虚,再加上旅途的疲劳,竟不知不觉的睡着了……